上海试管婴儿保健院
网站banner图片

热门推荐

文章推荐

当前位置:上海试管婴儿 > 台湾试管婴儿 > 正文
十年,试管终于圆了我的母亲梦
来源:http://shanghaiivf.cn  时间:2019-08-21
摘要:之前治疗的将近十年,就像梦一样。但是梦醒的时候,我已经站在美国的土地上,准备接受供卵试管。这一切,仍旧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。我们先到酒店把行李放好,然后出门到附近溜

  之前治疗的将近十年,就像梦一样。但是梦醒的时候,我已经站在美国的土地上,准备接受供卵试管。这一切,仍旧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。

  我们先到酒店把行李放好,然后出门到附近溜达了一圈,熟悉了一下环境。事实上,周围的人比我想象中的友好,大家很热情,每一张笑脸汇成一束阳光照进我的心里。下午的空档,随行的国内试管顾问当我们的导游,陪我们在周围溜达了一大圈。

  第二天上午10点是和医生预约好的见面时间,到医院之后发现里面没有太多人,而且没有大声交谈的人,习惯了国内看病的环境,刚进来的时候我还真是不太适应。因为比预约的时间到得早了一点,所以我跟老公签到之后就在等候区坐着。前台负责预约的女生瘦瘦的,皮肤黝黑,眼睛大得像动画片女主角。

  我们签到之后前台就叫了护士,所以等了不长时间就有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生过来迎接我们了。她带着我去见了我的主治医生,很亲切的样子,医生和我们单独在一个房间里聊了很多,问了我们夫妻的一些情况,身体情况、治疗情况、还有一些生活背景之类的,我们都一一做了回答。医生问过我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了,给我开了验血和做子宫检查的单子,然后我和老公就去做身体检查了。我查了子宫、阴超,老公查了精子,然后我们还分别检查了传染病,衣原体之类。当然这个过程都是陪我们来的那个顾问翻译的。

  我和老公做完检查后,护士说我的卵巢情况不是很好,医生也明确告知我可能会在取卵这个环节就失败,到了这个地步,我已经做好一切情况都可以面对的心理准备了。我说我可以考虑捐卵,但是我还是要尝试取卵,不然这一辈子我都会后悔和遗憾的。医生在和我们确认试管方案之后,让我去签署了生殖知情同意书。

十年,试管终于圆了我的母亲梦

  因为还是考虑到要捐卵,所以我早就跟中介打好了招呼,我们提出的要求最好是亚裔,要和我一样有双眼皮,身高最好也和我差不多,在162到165之间。确定了思路之后,就是按部就班的操作了。医生建议我和捐卵人一同进周期,这样的话相对我取卵失败之后再去找捐卵人是比较省钱的。于是我开始了耐心的等待,这个阶段我大概等待了2周时间。回来找到了符合我们要求的捐卵人事一个在美国留学的韩国人,年龄只有23岁。我看了一下照片,样子长的还可以。后来签约的时候,还看到了她的中学毕业照。确认捐卵人之后我们进行了付款,然后是给她进行身体检查,各项都合格之后,我和这个女生一起进入了周期,她叫优优。

  所谓一起进周期就是同时用药。在用药期间,医生会每隔两天就抽血做检查,用来查看卵泡的发育情况,好随时增减用药。每次检查我都很紧张,要和优优交换我们的报告数值来看。我的卵泡数量一直不理想,但是她的情况非常好,所以在这个过程中,我就已经大约的知道了结局是怎样,不过已经开始走了这条路,那就什么都不要想了,继续向前走吧。

  终于到第十天的时候卵泡检查只有2个,而且形态不好。医生说希望不大……很难过,当时就抹眼泪了。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没有可用的卵,老公面对这个结果,一开始都是沉默不语,但是最后我劝慰他说,行了,好歹我们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操作了,只要老天能让我怀上你的孩子,那就是属于我们俩的孩子。

  好在优优比我情况好得多,取了12个卵,一共配成了5个囊胚,4个过了PGS筛查。这对我们来说是个莫大的好消息,意味着我有4次成功的机会,而医生检查过我的子宫情况,内膜厚度10mm,一切正常,一次受代孕的几率很大。

  进入手术的那天我非常紧张,护士提前告诉了我要憋尿,然后早晨我就喝了很多奶,结果到做的时候已经觉得很憋了,结果非常煎熬的度过了手术过程,其实很短,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,但是因为觉得膀胱在忍耐和承受,所以就更想上厕所,更觉得难受。等到做完之后,护士推着机器离开了,按照医嘱我要多躺一会儿才可以下地走动,但是我说不行了我要上厕所,然后老公扶着我慢慢去到卫生间,排尿的时候也要忍着不敢用力,过程真是很辛苦。等到排好尿走出卫生间,老公又赶紧扶着我去床上躺下了。

  所以姐妹们,在做手术移植前一定不要喝特别多的水,有一些尿意是必须的,但是不能憋得太厉害了。因为手术刚做完胚胎还是漂浮状态的,如果马上做一些用力的举动很容易就会滑落出来,我这次就很惊险,不过幸亏后来没事。

  现在想想,也幸亏自己最终决定了迈出捐卵的这一步,如果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儿,可能我现在还沉浸在焦虑、挫败的情绪里出不来,生活的状态也绝不是现在这样充满希望和喜悦的。

  如今我的北京代孕宝宝已经快已经快一岁了,我无法想象自己孤独终老的样子,所以我勇敢的做出了对抗孤独的选择,这个孩子是我的福气。之前的十年,我也已经能风轻云淡的说出来。